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惩教署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English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搜寻

知多啲

line

问题 1 至 25 | 问题 26 至 50

  1. 在囚人士选择读书就不用开工?定还是他们用自己自由时间温习?
    惩教署教育组为不足21岁的青少年在囚人士提供半日制教育课程,而成年在囚人士可自愿报读遥距课程及参加公开考试。根据《监狱规则》第38条,被定罪的成年在囚人士(除因健康理由)均须工作,因此,被定罪的成年在囚人士需要用空余时间自我进修。
     
  2. 在囚人士如何与家人进行视像探访?
    在囚人士的亲友如因年长、怀孕、残疾或其他特别原因而不便前往院所探访,院所可为他们安排视像探访。在囚人士可申请视像探访安排,而院所管方会审慎考虑每宗申请。合资格在囚人士每月最多可接受1次视像探访,每次不得超过3名探访者,每次探访限时20分钟。申请获批后,探访者可前往位于九龙旺角联运街30号旺角政府合署阁楼的旺角辅导中心进行视像探访。
     
  3. 在囚人士在监狱内有些什么工作?男女在囚人士会否不同?
    惩教署安排已判刑的成年在囚人士从事有意义的工作,使他们遵循一个有秩序和规律的生活作业模式,从而协助维持监狱稳定。辖下的工业及职业训练组秉持更生为本的方针,通过提供职业训练及工业生产的技能训练提高在囚人士的就业能力,以协助他们重投社会。目前惩教工业共有13个不同的行业,包括洗熨服务、制衣、标志制作、木工、玻璃纤维、预制混凝土、金属制品、针织、皮革、信封制造、印刷、书籍装订和简单手作(包括口罩)。工作的设计主要是为在囚人士提供合适的就业技能和视乎惩教院所的设施、环境和在囚人士类别,不会以性别为主导。
     
  4. 在囚人士在惩教院所里生病,会如何处理?
    在囚人士如感到身体不适,可向当值职员提出,并会获安排到院所医院接受医生诊治,所有惩教院所均设有医院或诊疗室,由衞生署派驻的医生及拥有护理资格的惩教人员提供廿四小时的基本医疗服务。如在囚人士需要进一步检查和治疗,院所管方会根据医生的建议,转介有关在囚人士前往公立医院继续跟进。
     
  5. 在囚人士在特别节日,如圣诞或者农历新年的时候,会否有互动的节目呢?
    所有在囚人士,不论是否有宗教信仰,均可透过惩教署专职教士及其他宗教/非政府机构的探访人士,获得宗教和社会服务,服务范围包括探访、辅导、宗教崇拜及康乐活动。宗教团体亦会在节日期间到惩教院所举行弥撒及聚会,好像在刚过去的圣诞节,天主教香港教区辅理主教夏志诚,以及圣公会大主教邝保罗曾到赤柱监狱为在囚人士举行弥撒/崇拜。 此外,每逢圣诞或农历新年的时候,部分院所亦会安排一些设计及布置院所比赛让在囚人士参与,让他们感受一下节日的气氛。
     
  6. 如何得知在囚人士的编号及所在位置?
    根据《个人资料(私隐)条例》(第 486 章),任何个人资料均须保密。因此,我们只能回答关于在囚人士在何处服刑的电话查询,而查询者必须是有关在囚人士已申报的探访者,并已获得该在囚人士的事先同意。我们一般不会回应关于在囚人士判刑详情的查询。如有任何查询,除了可参阅本署网页外,亦可于办公时间致电本署热线2511 3511。事实上,在囚人士如欲通知亲友关于自己被羁押╱ 转解其他院所╱ 获释的消息,可以透过更生事务处职员获得协助。
     
  7. 在囚人士可否买报纸杂志?如果他们报读课程或考试买书,管方会如何安排?有没有规定每位在囚人士可以买多少本书?
    在囚人士可申请每日收取一份报纸,由亲友向有关报章的督印人或注册代理商订阅报纸,并代付报纸费用。同时,惩教院所会提供报纸给所有在囚人士传阅。在囚人士每个月可接收6本由亲友于探访时交来的杂志、期刊及其他一般刊物,宗教书籍则不在此限。而有关修读课程需要的书籍,可循正常途径,由探访者于探访时交来,以转交在囚人士,教科书可依照获批准之数量收受。
     
  8. 在囚人士的探访时间、探访次数及每次探访的人数有没有指引?
    还押在囚人士可接受亲友探访,每天1次,探访限时 15 分钟,每次不得超过2名探访者,当中包括婴儿及孩童。定罪在囚人士可接受亲友探访,每月2次,探访限时30分钟,每次不得超过3名探访者,当中包括婴儿及孩童。此外,为协助定罪在囚人士改过自新及增进其与家人的关系,所有定罪在囚人士均可每月为其家人申请额外增加2次特别探访。所有在囚人士在收押入院所时须申报他们的探访者的姓名及与其关系。其后,在囚人士可在探访名单上增加新的探访者或删除原有的探访者,但须得到院所管方批准。
     
  9. 如果青少年想参加惩教署的社区教育活动,可以怎样参加呢?
    惩教署会与不同学校和社会服务机构合作,推动社区教育,向学生及青少年灌输正确的价值观,使他们成为有责任感和奉公守法的公民,借此减少罪案发生。自2008年9月起推行「更生先锋计划」,对象主要为中学生及青少年,通过一系列的社区教育活动,如教育讲座、面晤在囚人士计划、绿岛计划、参观香港惩教博物馆、延展训练营、青少年座谈会、「创艺展更生」话剧音乐汇演、思囚之路、暑期游学团及更生先锋领袖,向他们宣扬「奉公守法、远离毒品、支援更生」的讯息。团体若有兴趣参加「更生先锋计划」各项活动,可浏览本署网页内的时间表,下载参加表格,填妥后以电邮方式交回「更生先锋计划」办事处(rpp@csd.gov.hk)。如有任何查询,可于办公时间致电2259 3349/2320 7568/3525 0126或致函「更生先锋计划」办事处(地址:香港柴湾乐民道3号F座16楼A室)。亦可透过电邮(rpp@csd.gov.hk)或浏览「更生先锋计划」的Facebook专页,以获取更多此计划的资讯。
     
  10. 罗湖惩教所建设了「健心馆」,专为女性在囚人士而建设的设施,建设「健心馆」的意义何在?有什么特别之处?
    「健心馆」于2011年正式启用,位于罗湖惩教所,为受中度至严重情绪及心理困扰的女性在囚人士,提供多元化和针对性心理治疗。临床心理学家发现,导致女性犯罪的因素有别于男性,而且女性在囚人士也有独特的更生需要,例如女性比男性在囚人士更常患上不同种类的情绪病,有更多受虐和创伤经历,不少更出现自残倾向。有见及此,惩教署成立「健心馆」,为女性在囚人士提供情绪治疗,促进她们心理健康及个人成长。「健心馆」特别在于館内设有舒适的家俱,怡人的室内陈设及柔和的照明,能促进女性在囚人士接受情绪治療的效果。此外,「健心馆」除了运用传统的心理治疗外,亦引入正向心理学,提供一个全新的治疗概念,透过协助参加者「寻找自我潜能」来提升治疗效果。「健心馆」在心理治疗中加入艺术元素,让参加者透过创作,展现内心情感及想法,借此抒发和处理个人的情绪困扰。「健心馆」采用治疗社羣的元素,让参加者互相帮助,建立关系,并在生活中一起实践在小组所学到的心理技巧。同时,临床心理学家亦可得知她们在实践中所遇到的困难,并把这些困难用作小组课题,让她们从中学习新的处理技巧,借此深化治疗效果。
     
  11. 惩教署在协助在囚人士找工作方面有什么措施?
    惩教署会与不同的雇主、商业组织和法定机构合作,透过参观院所及其他交流,增加雇主对在囚人士及更生服务的了解,鼓励他们为在囚及更生人士提供就业机会。惩教署一直呼吁公众及雇主包容、接纳和公平雇用更生人士,帮助他们获释后重新融入社会。惩教署亦设立「就业服务」,目的是为雇主及更生人士安排一个提供就业机会及寻找工作的互动配对平台。署方会定期将由雇主提供的职位空缺和最新就业资讯发放到各惩教院所及各监管组别。除了张贴于院所内的告示版和电子资讯显示屏外,还会于启导组和释前启导课程中将有关资讯传递给在囚人士。将于三个月内获释的在囚人士和正接受法定监管之更生人士可透过惩教署更生事务组职员填写职位申请表,向有关雇主申请工作职位。因应雇主要求,院所会尽量配合安排雇主前往惩教院所、或以视像探访或电话会谈的形式,与应征的在囚人士进行面试。
     
  12. 如果有朋友想到监狱里面做义工,有什么途径报名呢?
    如有兴趣在惩教院所内做义务工作的人士可申请加入惩教署的惩教更生义工团。 更生义工团其中一项重点工作是各团员亲身走进惩教院所,为在囚人士开办多元化兴趣活动小组,当中包括广东话、普通话、英语、乒乓球、篮球、养生气功、太极、瑜珈、中文书法、美容护理、折纸艺术及轻黏土班等。另外,还会应个别院所的更生需要开办实用课程如电脑应用、英语会话、香港中学文凭考试英文课程及面试技巧等。同时,更生义工团亦可以在惩教署所举办的更生活动或社区教育节目中参与协助活动的推行。更生义工团会为新加入的团员提供训练,让他们对惩教署、更生服务及在囚人士能有初步的了解。只要你是年满十八岁,具专上学历或以上均可申请加入惩教更生义工团。欢迎致电惩教更生义工团办事处 (电话:2505 1492) 查询详情。
     
  13. 被判终身监禁的在囚人士有没有机会获释或提早释放?
    尽管在囚人士被判无限期刑罚或较长刑期的监禁,只要他们愿意改过自新,并为重返社会作好充分准备,他们亦有机会由无限期刑罚改为确定限期刑罚,或在监管下提早获释。根据香港法例第524章《长期监禁刑罚覆核条例》,「长期监禁刑罚覆核委员会」的主要职能是定期覆核若干类别人士的个案,包括正在服无限期刑罚人士。「长期监禁刑罚覆核委员会」的成员由行政长官委任,委员会的主席和副主席必须是高等法院的现任或前任法官, 其他成员须来自精神病学、心理学、社会工作、法律专业、教育、工业/商业和协助罪犯更生等范畴。「长期监禁刑罚覆核委员会」定期审阅每宗个案,并会在覆核刑罚时,向行政长官建议以确定限期刑罚取代有关人士的无限期刑罚,或建议宽减有关人士的确定限期刑罚。此外,委员会可下令正在服无限期刑罚的有关人士在监管下有条件释放,或者对已获行政长官由无限期刑罚改为确定限期刑罚的有关人士作出释放后监管令,指示有关人士在监管下提早释放。目的是确保服刑已久的在囚人士在需要时获得指导和支援,以协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过奉公守法的生活。
     
  14. 在囚人士的工资有多少?监狱里什么工作的工资最多或最少?他们如何才可以加工资?他们的工资是否跟从政府的薪酬而调整?
    由于在囚人士的基本生活包括膳食和医疗等已由政府提供,所以他们的工资实际具有奖励金的意义,以鼓励在囚人士培养良好的工作习惯和学习工作技能。现时工资率由每星期约港币46元至200元不等,视乎不同的工作岗位而定,当中再有学徒级和熟练级之分,一般较复杂的岗位的工资会较高。惩教人员会观察和评估各在囚人士的工作表现和学习进度,根据指引向院所的工作及职业训练分派委员会建议在囚人士的工作岗位及工资晋升。在囚人士的工资会按机制每年检讨及在小卖物品合约价格有变动时检讨,以维持在囚人士的购买力和工作动力。
     
  15. 在囚人士每日可以吃多少餐?有什么𩠌菜?如果大食的在囚人士不够饭吃,可否添饭?
    惩教署根据法例为在囚人士提供简单而有益健康的食物。现时每日会提供早、午、晚三餐及睡前小食(俗称宵夜)共四餐膳食予在囚人士。 虽说有关膳食简单有益,但其实一点也不简单。膳食的标准分量和营养成分除了由合资格的营养师厘定外,同时亦获得衞生署的认可。另外,膳食的种类亦很多,除了四类的主餐外,亦有37种附属餐类,餐单亦会每两个星期作出转换。在囚人士可根据宗教、健康及膳食需要而向署方申请转换膳食餐类。𩠌菜方面,每天的配搭皆有所不同,当中包括猪肉、牛肉、鸡肉、鱼、豆类、豆制品、鸡蛋等,每天亦会提供蔬菜、水果、脱脂奶等食物。如在囚人士特别大食或在膳食方面有特殊需要,经医生评估有实际需要后,院所会作出合适的安排。
     
  16. 监狱里有没有非吸烟囚仓?吸烟与非吸烟在囚人士,会安排在同一个囚仓吗?
    现时,羁押青少年在囚人士的惩教设施是全面禁烟的,因此他们并不会受到二手烟的影响。而成年在囚人士方面,为了积极推广无烟文化,惩教署于2013年1月1日正式将东头惩教所设定为首个「无烟惩教所」,其后亦于2014年12月1日将白沙湾惩教所列为第二间「无烟惩教所」,两间院所只收押不吸烟成年的男性在囚人士。
     
  17. 怀孕的在囚人士会否有特别的饮食安排?如果在监狱坐月,是否可以「进补」? 可以由家人送补品来吗?
    惩教署会照顾有不同饮食需要的在囚人士,例如孕妇或产后的在囚人士。现时,由惩教署提供予在囚人士的膳食餐单都是由合资格的营养师厘定,同时亦都获得卫生署的认可,膳食的分量和营养成分都有标准,因此在囚人士并不需要透过外来的食物补充营养。如果在囚人士在饮食方面有特别的需要,就以上述的孕妇或者产后的在囚人士为例,院所会根据医生的建议作出合适的安排,其中包括提供额外的食物例如肉类、鸡蛋、牛奶、米饭等。另外,根据法例规定,定罪的在囚人士只可进食由院所提供的膳食,因此亲友到院所探访在囚人士时,是不可以带补品予孕妇或产后的在囚人士。
     
  18. 在囚人士在惩教院所内会否获提供足够的日用品?
    惩教署会向在囚人士提供衣服、被舖、毛巾、肥皂、牙刷、牙膏、梳等日用品,另外,在囚人士亦可以保留探访者带来的认可交来物品,包括湿纸巾、润唇膏、牙线、期刊、练习簿和原子笔等,当中部分物品须获事先批准。同时,在囚人士亦可使用工资在每月进行两次的小卖认购中购买核准小卖物品,包括日用品和零食。
     
  19. 在囚人士在狱中过节时有没有特别节目?可否讲解院方安排及特别食品。
    虽然在囚人士未能与家人共度佳节,但惩教署本着以人为本的方针,于本港三个重要传统节日,即农历新年、中秋节及圣诞节,透过提供额外食物及安排不同类型的活动,让在囚人士在重要节日时感到备受关怀,并为他们增添节日气氛。除正常膳食外,惩教署会在农历新年时提供腊肠、斋菜,中秋节和圣誔节时会提供鸡髀、春卷、香肠、雪梨、柑等。此外,亦会在上述节日期间安排非政府机构,宗教团体或外国领事馆人员进入院所为在囚人士举办不同类型的宗教活动或聚会,并派发事先获批准的物品,例如月饼或小食等。而院所亦会安排各类型的康乐活动及球类比赛予在囚人士参与。
     
  20. 如果在囚人士配戴义肢,甚至乳癌康复者的义乳,入狱时要不要除掉。据知,在囚人士不可携带外物入狱,如果有女性在囚人士本来安了子宫环,她是否需要除掉呢?
    在囚人士于进入院所时,医生会对他们进行身体检查。如经医生评估后认为有需要佩戴义肢或任何其他医疗辅助器,则有关在囚人士可以继续佩戴该等物品。一般而言,除了医疗辅助器外,在囚人士的个人物品于他们收纳进入院所时都需要交由院所代为保管。当然,某些物品例如合乎规格的眼镜,会由院所按个别情况批准。
     
  21. 在囚人士除了可以报读学术课程外,惩教院所还会提供其他职业训练课程如剪发,美容等等吗?
    惩教署为在囚人士提供不同的职业训练课程,目的是希望他们可以取得市场所需的职业技能,协助他们顺利重返社会。为提升成年在囚人士的就业能力,本署会安排他们参加外间培训机构(例如雇员再培训局、建造业议会、职业训練局、制衣业训练局等)所举办市场导向的训练课程及工艺测试,以获取职业技能认可资格。现时本署每年开办多项市场导向的职业训练课程,协助在囚人士在离开惩教院所后的就业做好准备。本署亦为青少年在囚人士提供半日教育及半日职业训练。现时,本署为他们提供多项职业训练课程,范畴涵盖建造业、商业及服务行业训练,例如电气装置、电脑设计与绘图、发型设计、美容护理及餐饮服务等,并安排他们参加认证机构的考试,例如英国城市专业学会的证书考试和建造业议会的中级工艺测试,以及各培训机构的证书课程等。
     
  22. 亲友在探访时可不可以带食物给在囚人士?
    惩教署为所有在囚人士供应简单而有益健康的食物。所有餐单均由合资格的营养师厘定,营养成分获卫生署认同并符合有关国际健康指引。惩教署现时因应在囚人士的健康、膳食和宗教需要,提供四类主要餐膳,分别为:以米饭为主食的第一类餐、以咖喱和薄饼为主食的第二类餐、以薯仔和面包为主食的第三类餐及全素食的第四类餐。除以上四类主要餐膳外,惩教署亦会提供其他附属餐类以配合个别在囚人士的特别需要。还押在囚人士可自行购买或收受私人食物。如欲查询有关私人食物的安排,可与院所之更生事务组职员联络。探访者亦可于探访时把小食之类的食品带给还押在囚人士。详情请参阅惩教署官方网站内的认可交来物品一览表。
     
  23. 探访期间亲友可交来甚么物品给在囚人士?
    探访期间亲友可把认可物品交给在囚人士,例如纸巾、润唇膏、期刊、练习簿和原子笔等。详情请参阅惩教署官方网站内的认可交来物品一览表。探访者如要把任何认可物品交给在囚人士,须把物品交给登记处的职员检查和登记。基于保安考虑,院所会把交来的所有同类物品收集一起,然后以随机方式分派给有关在囚人士。
     
  24. 在囚人士服刑完毕后要守行为,究竟什么是守行为?他们不是出狱后就完成了所有刑事责任吗?
    根据《戒毒所条例》、《勞教中心条例》、《更生中心条例》或《教导所条例》而被羁留,获释后须接受的监管,前三者期限为12个月,最后者期限为36个月。而被判处监禁3个月或以上,获释时未满25岁,而开始服刑时未满21岁,该在囚人士必须于获释后接受为期1年的法定监管。另外,长期监禁刑罚覆核委员会、监管释囚委员会、监管下释囚委员会亦会就合资格在囚人士订明法定监管,期限随判刑长短而有所不同,由各个委员会根据个别个案决定。惩教署现时负责管理合共10类不同的监管计划。法定监管之目的是确保获释后的更生人士继续得到适切支援和指导。监管人员会密切予以监督,经常前往受监管者的居所或工作地点进行探访及提供辅导。若违反监管令,可导致被召回,或被再度监禁,直至余下刑期届满。
     
  25. 惩教署推行了一个「思囚之路」的计划,活动内容是什么呢?
    「思囚之路」模拟在囚体验活动是「更生先锋计划」其中一项教育项目,由2015年9月起开始推行。活动透过惩教院所的真实环境,让学生设身处地体验真正的在囚生活,反思行差踏错的代价。内容包括模拟法庭审讯、模拟收押程序、囚仓及独立囚室体验、步操训练、模拟在囚人士工作体验和在囚人士分享等,参加者能从中认识刑事司法体系及加深对惩教工作的认知,以及明白犯罪须负上的沉重代价。
     
  26. 长期病患的在囚人士未必能够应付日常工作,惩教署会如何安排?如果他们因生病而没有工作,管方会否扣他们的工资呢?还有其他情况会扣他们的工资吗?
    根据«监狱规则»第38条,被定罪的成年在囚人士,除非因健康理由,均须工作,他们须要每星期工作六天,每日最少工作六小时,或不多于十小时。驻院所医生会按照在囚人士的身体及精神状况评估是否适合担任指定类别的工作。如果经医生证明健康欠佳的在囚人士,则可以豁免工作,但是亦可获得每星期的基本工资。所有惩教院所均设有24小时运作的医院或诊疗室,由卫生署派驻的医生及拥有护理资格的惩教人员提供医护服务。 在囚人士如需到公立医院或专科诊所接受诊治或覆诊,本署会安排该在囚人士到外间就医。
     
  27. 如果在囚人士或巿民想投诉惩教署,有什么渠道?
    惩教署一向重视在囚人士的待遇以及投诉的处理。任何在囚人士如不满在狱中的待遇,都可以选择经惩教署署内或署外不同途径提出申诉或表达不满。在署内方面,在囚人士可以向院所管方、到院所巡视的惩教署总部首长级人员,或惩教署投诉调查组提出投诉。投诉调查组是由惩教署署长委派的独立组别,会就每宗投诉进行公平、公正及详细调查,或按情况交由其他执法部门跟进。例如,如怀疑是刑事案件,署方会转介警方跟进。署外方面,在囚人士可以书面方式向立法会议员、申诉专员、法定机构、其他执法部门等投诉。此外,他们亦可选择向突撃巡狱太平绅士求助或投诉。市民如欲对惩教署职员或部门政策作出投诉╱提供意见,可亲临、致电、传真、电邮或来函惩教署投诉调查组。
     
  28. 天冷时有什么衣物会提供给在囚人士呢?有没有数量限制?另外,他们可否提出加被铺?
    惩教署会根据法例要求为每名在囚人士提供足够保暖及替换的衣物和毛毡。冬天时,院所会向在囚人士派发长袖内衣及内裤、长袖衬衣及外裤、抓毛套衫及外套、袜及五张毛毡等。而当遇上寒冷天气,院所更会主动派发额外多一至两张毛毡。如果个别在囚人士因为健康理由需要额外的衣物及毛毡,可以向院所医生提出,院所会根据医生的建议作出合适的安排。另外,惩教亦会与时并进,经常检视在囚人士衣物和寝具的设计和用料,例如在2016年将在囚人士的冬季衣物由羊毛套衫及夹绵外套,改为双面抓毛套衫及三夹层抓毛外套,增加保暖、防风和排湿气效能。此外,亦有试验高保暖值的间棉被,以方便储存及管理。
     
  29. 市民作出投诉后,惩教署有什么方法避免外人批评「自己人查自己人」呢?
    惩教署一向非常重视及以公平的原则处理任何人士的投诉。本署投诉调查组会就每宗投诉个案进行详细调查,并向惩教署投诉委员会提交报告,以作审核。至于调查结果被归纳为「证明属实」类别的个案,意指个案经调查后,证实有足够证据证明指控的全部或部分及/或其他与指控直接有关的不正当行为属实的个案。
    惩教署投诉委员会由部门1名独立于纪律人员编制的文职人员(属首长级丙级政务官职级)担任主席。委员会成员包括1名惩教署助理署长、4名惩教署高级人员及1名惩教署专职教士。惩教署专职教士是行政长官根据《监狱条例》(第234章)委任的独立神职人员,可以在任何合理时间内与在囚人士接触,并有责任就所知监狱内的不当情况作出报告。惩教署投诉委员会的成员组合,已充分顾及其所需的独立性和公正性。而于2016年8月成立的惩教署投诉上诉委员会更是由惩教署副署长出任主席,并邀请熟悉惩教工作的社会贤达担任非官方委员(现时10位委员都是太平绅士),务求进一步提升部门处理投诉机制的透明度和公信力,以达致公开、公平和公正的目标。该委员会负责处理投诉的覆检工作及就投诉人对投诉委员会审核结果的上诉作最终检视。
    为扩阔投诉上诉委员会的组织架构及加强审议机制的独立性,该委员会的委员人数将会由10位增加至18位,除了太平绅士外,也会吸纳对惩教工作有认识的宗教人士。本署现在正进行上述委任安排,扩阔后的投诉上诉委员会预计在年中开始审核上诉个案。

     
  30. 惩教所一般在什么时间派发信件给在囚人士?而在院所内犯事的在囚人士,是否仍可收取信件?
    根据«监狱规则»第47条,在囚人士可以接收或寄出信件,而数量不限。定罪在囚人士每星期可寄出一封由公费支付信封、信纸及邮费的信件。如欲寄出更多信件,则可用由工作赚取的工资购买信纸、信封、及邮票。还押在囚人士则会获供应合理数量的纸张及书写工具来写信。如有需要,所有在囚人士亦可申请由探访者把适量数目的信纸、信封、及邮票带给他们。因此,所有在囚人士均享有收发信件的权利;而即使他们在院所内违纪,也不会影响他们收取信件。 一般而言,院所收到寄予在囚人士的信件后,首先会进行分类、保安检查及登记,然后在下一个工作天内进行派发,而派发信件的时间则根据院所的实际运作而略有不同。
     
  31. 如果母亲因犯事入狱,她的子女只有几岁,署方有什么方法能帮助在囚人士维持母亲与年幼子女的关系?
    在女性惩教院所例如罗湖惩教所及大榄女惩教所都设有「亲子园地」予在囚母亲与他们的子女见面。罗湖惩教所「亲子园地」的布置装饰与一般儿童游戏室无异,提供一个安全和舒适的环境,让女性在囚人士与他们6岁以下的年幼子女见面。而「亲子园地」分为「探索游戏区」、「社交游戏区」、「创意游戏区」、「自由游戏区」及「阅读区」,在囚母亲可与子女在内玩游戏、阅读、喂子女吃东西,借此鼓勵在囚母亲履行在家庭担当的角色,重新建立亲子关系,为她们日后重返社会作好准备。在囚母亲的家人须事先电话预约,而每次在囚母亲可与子女会面两小时,以助建立亲子关系。
     
  32. 惩教署推行「思囚之路」的计画,让青少年体验一下在囚人士的服刑生活,这样会否对青少年带来负面影响呢﹖
    本计划的内容是经过收集各界人士的意见及心理专家的评估而设计,以平衡计划对参加者所带来的影响,确保活动令参加者有所得着而不会带来过多负面影响。从2015年5月起已进行五次试行活动,整项活动经过我们反复讨论及修订而成,部份项目经试行的实际反应而作出微调,包括于模拟聆讯时使用不同讨论个案、因应不同年龄层和成熟度的参加者调整活动的理性思考要求。
     
  33. 有些在囚人士的学历较低,他们有没有机会参加再培训课程呢?
    目前,有40多项市场导向职业训练课程提供共超过1 400个名额给成年在囚人士,并会视乎在囚人士的数目和反应而弹性增减训练名额。当中只有3个课程要求中三学历、14个课程要求小六学历、其余的课程均没有最低学历要求。所有学历要求均为培训机构如雇员再培训局及职业训练局等的指定入学标准,与公众人士的标准一致。
     
  34. 在囚人士是否一定要吃监狱入面的食物?可否安排吃私人食物?
    根据法例,所有定罪在囚人士必须进食由院所提供的膳食;而还押在囚人士除了可选择进食由院所提供的膳食之外,亦可在事先申请并获得批准的情况下,自费向指定供应商订购私人食物。
     
  35. 在囚人士需要工作吗?他们有没有读书时间呢?
    惩教署为青少年在囚人士提供半日教育课程及半日职业训练课程。而成年在囚人士则须从事每周六天、每天不超过10小时的有用工作,他们可利用公余时间进修,按其兴趣及能力,自愿修读遥距教育课程及参加公开考试,例如修读香港公开大学的遥距课程。
     
  36. 如果有青少年在囚人士的学习水平已完成中学程度,他们还有没有升学机会呢?
    惩教署为青少年在囚人士提供半日教育课程,并会协助合资格的在囚人士参加公开考试,例如香港中学文凭考试。完成文凭试后,在囚人士可以相关的考试成绩申请报读本地大学或专上学院课程,于离所后升读学士学位课程,副学士课程或文凭课程。本署亦鼓励在囚人士修读香港公开大学的遥距课程,并会提供适当的协助。
     
  37. 在囚人士是否每天都必须工作,星期日或者公众假期可否休息?如果他们需要加班,有没有加班费呢?
    院所会为在囚人士安排每周一天的休息日。如在运作上需要在囚人士在长假期加班工作,院所会安排自愿的在囚人士参与,他们会获发加班补偿(即1.5倍的工资)。
     
  38. 院所会否安排在囚人士做运动?
    根据法例,除了因为健康理由获得医生的豁免外,每名在囚人士都需要参与运动。院所会安排在囚人士参与每日不少于一小时的户外运动。体育导师会根据院所运作情况、运动场地的面积及运动场内在囚人士的数目等因素,为在囚人士安排合适的球类或康乐活动,而体育导师亦会在场作出指导。
     
  39. 惩教署有没有措施给外籍在囚人士了解香港的申诉或投诉机制?
    所有在囚人士被收纳于惩教院所时,均会获安排参与启导班,有关申诉及投诉权利及途径是当中一个重要环节。此外,他们亦会获派发具备27种语言、28种文字的「在囚人士须知」小册子,当中亦有列明投诉权利及途径。院所亦会在当眼地方张贴有关投诉途径的告示,在囚人士亦可透过院所内设置于不同位置的电子服务站得悉各申诉或投诉渠道的详细资料。外籍在囚人士亦可向到院所探访的各国领事馆人员作出申诉或投诉。如在囚人士因言语问题而无法作出投诉,院所职员会安排合适的翻译人员作出协助。
     
  40. 监狱里面有没有书籍或报纸提供给外籍在囚人士阅读?
    惩教署鼓励在囚人士利用空余时间阅读有益身心的书籍,在各惩教院所设立图书馆,为在囚人士提供合适的书籍。现时惩教院所图书馆的总藏书量超过十万本,其中包括英文及其他语言书籍,例如越南文、印尼文、泰文、日文、西班牙文、法文、印度文、乌尔都语等不少于30种不同语言的书籍。除了院所图书馆的书籍外,在囚人士亦可透过亲友提供每月合共不多于6本书籍,以满足阅读需要。除书籍外,惩教署每日亦会提供中英文报纸给在囚人士阅读,如有需要,在囚人士亦可自费购买报纸。
     
  41. 在囚人士报读课程后,他们可否上网找资料以便交功课或考试呢?
    基于保安理由,惩教署未能批准在囚人士直接透过互联网搜寻资料。需要在网上搜寻资料的在囚人士,如没有家人或亲友可以代劳,可由院所内的教师或更生事务组同事代为搜寻,然后下载及打印出来,给他们使用。
    于2015年9月开始,惩教署更获香港公开大学提供在囚人士修读的遥距课程的电子学习资料,在10个惩教院所设立电子学习资源阁,供有需要的在囚人士参考。

     
  42. 监狱有没有工伤指引、职安健指引及相关赔偿指引?
    惩教署根据香港法例第59章《工厂及工业经营规例》下的《安全管理规例》和香港法例第509章《职业安全及健康条例》,并依循勞工处处长根据第59章第7(1)条发出的「安全管理工作守则」订定和维持一个完善的安全管理制度。本署会安排因工受伤的在囚人士申请特惠金(ex-gratia payment),而所有合资格的个案均须咨询劳工处、律政司及保安局,并由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审批。若在囚人士暂时丧失工作能力,本署会为他们提供日常生活所需,包括医疗服务等。
     
  43. 大部分的外籍在囚人士的家人都在外地,而无法探在囚人士,他们可否致电给自己的家人呢?
    如在囚人士在过往一个月内无接受过配偶、子女、父母或兄弟姊妹的探访,而期间亦无打电话给上述家人,该在囚人士可以打一次10分钟电话给境外的配偶、子女、父母或兄弟姊妹。另外,院所主管亦可按个别情况及在囚人士的需要,批准他们打长途电话。
    对于外籍在囚人士的家人较难定期来香港探望他们,惩教署会将有关个案转介给非政府机构、宗教、志愿团体,方便他们派员到院所进行探访和提供协助,从而向在囚人士提供精神及心灵上的支持。另外,打电话并不是在囚人士与外界通讯的唯一方式,例如他们可以写信给任何人及接收任何人的来信,而数量并无限制。

     
  44. 社会正面对人口老化的问题,在监狱内有没有这个问题? 惩教署有什么措施呢?
    因应年长在囚人士的不同需要,惩教署策略性地计划和预先分配资源,为65岁或以上的在囚人士制订适当的更生计划,以协助他们建立正面和健康的生活模式。惩教署实施多元化更生计划,涵盖为年长在囚人士度身订造的医疗保健、康乐活动、更生及院所设施等方面。于2015年,65岁或以上符合保安规定的男性在囚人士会被安排转到大榄惩教所的「松柏园」,其有专为年长在囚人士设计的综合设施和安排,包括更生辅导、运动设备和职业培训课程,如园艺助理基础证书、害虫防治培训课程、清洁技能等,以协助他们在获释后重新融入社会。所有惩教院所都有配备医疗室,并由合资格的惩教职员当值。而惩教署更一直与衞生署紧密合作,在所有院所向在囚人士提供全天候的基本医疗保健服务,需要进一步接受治疗和检查的在囚人士会被安排会见定期到访的专科医生或转介公立医院作跟进。除一般医疗保健外,惩教署还将为年长在囚人士安排定期身体检查和适当的康乐活动。此外,为加强职员对老人护理的专业知识,惩教署会定期与衞生署及本地大学合作,为职员提供讲座和工作坊。
     
  45. 应付在囚人口老化的问题,惩教署面对什么困难? 会否增加公帑开支?
    随着人口老龄化,慢性病如糖尿病和高血压等越来越普遍,加上许多在囚人士在进入院所前是吸毒者,因此在囚人士对医疗保健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加。 在囚人士每次被转送外间医院诊治都需要惩教人员押解。由于每次医疗押解都可能对市民构成严重的安全风险,惩教署需要派出足够人手进行押解,以确保公众安全。多年来,有关医疗押解需求的数字一直居高不下,这给安全风险和人力资源造成巨大的压力。
     
  46. 如果对惩教署工作有兴趣的人士,怎样可以成功加入惩教署?
    惩教人员是一支训练有素、积极主动和纪律严明的专业队伍,期望拣选与本署有相同价值观、有志投身惩教事业的人加入部门。投考惩教主任的考生需要通过体能测验、写作测试、小组面试、个人面试。而投考二级惩教助理的考生,需要通过体能测试,接着是小组面试,通过之后需要进行能力倾向测试和基本法知识测试,最后便是个人面试。有兴报投考惩教人员的人士,在准备面试时宜多留意时事和留意部门的资讯,并可浏览本署招聘网页,参考示范影片,为体能测试作准备。
     
  47. 惩教所一般怎样安排电视时间给在囚人士收看?会安排他们收看什么电视台?
    一般而言,在囚人士可于假日和休息时间在院所的共用设施例如饭堂、日间活动室等分段观看电视节目。在选择收看电视节目时,院所会考虑不同的因素,当中包括院所的资源分配、讯号接收情况、语言和节目内容等,安排在囚人士收看合适的电视节目。此外,在囚人士亦可向当值职员提出观看不同电视频道的要求,职员会按实际需求作出合适的安排。
     
  48. 早前有报导指出在囚人士要「踎班」?是否真有此事呢?
    因应院所运作需要,院所会安排在囚人士返回囚仓前在合适的的地点集队,方便在锁仓前进行保安程序,例如搜查。由于保安程序需时,惩教人员会按情况弹性处理在囚人士在等候期间的稍息安排。院所管方并无规定在囚人士在稍息期间「踎低」等候保安检查。
     
  49. 在囚人士是否有机会学习乐器、学音乐? 如果他们有乐团,会否演出呢?
    惩教署一向致力为在囚人士提供多元化的更生计划,而其中重要的一环,就是丰富他们的文化生活。例如惩教署一直与非政府机构维持紧密的伙伴关系,为在囚人士举办不同类型的兴趣小组,包括音乐、文化等活动。另外,惩教更生义工团义工亦会为外籍在囚人士开办兴趣班,如音乐班(包括歌唱、中国舞蹈等)、普通话、美容及手工艺班等。此外,每年在不同院所举办的证书颁发典礼及于赤柱监狱内举行的创艺展更生话剧音乐汇演等,在囚人士都有演出机会,一展所长,让社会贤达、学生、老师、校长以及在囚人士的家人等欣赏他们在音乐、话剧、及其他才艺表演的努力成果。
     
  50. 在囚人士可否出外见亲人最后一面呢?管方有什么准则才会批准出外奔丧?
    根据《监狱规则》第17条,所有在囚人士都可向惩教署署长申请外出许可,惩教署会因应不同个案,整体考虑各方面因素,包括该名在囚人士的刑期、罪行、犯罪背景、保安级别、公众关注、越柙可能、服刑时间、狱中行为、现场人流、地点安全、与家人关系,以及其他因素等以作批核,而保安风险是重要考虑因素之一。 在囚人士如果因为亲属病重或过身向院所申请外出探望或拜祭,院所会根据上述的因素作出评估。如申请获得批准,在囚人士会由惩教人员安排并押解去探望或拜祭他们的亲人,期间在囚人士不可以与任何在场人士(包括亲属)有身体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