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香港惩教署 香港品牌形象-亚洲国际都会
English 网页指南 联络我们
搜寻

新闻

line

洗衣也洗心惩教建新生

 

  衣服弄脏了可以洗涤干净,误入歧途的在囚人士只要洗心革面,也可踏上更生之路。( 短片 )

  因贩毒被判入狱的阿杰(化名),在壁屋监狱服刑,不单学习到新的谋生技能,还认识到与人相处之道和认真工作,为重投社会,积极装备自己。

  阿杰在院所内,过着有规律的生活,获编配到洗衣大楼工作,处理公立医院的衣物,学会洗熨工作。他对这项新工作有这样的体会:“我觉得自己没有浪费时间,自己从前对家人有亏欠,现在总算能为社会做一点事。”

  已为人父的阿杰,入狱后对家人感到歉疚,不过,家人非常体谅,女儿在父亲节寄心意卡给他,令他十分感动。

  “原来洗衣并不简单,清洗一件肮脏的衣服,要用不同程序处理污渍,清洁剂也有很多种类。”阿杰从未做过洗衣行业,起初对此工作茫无头绪,连熨斗也不懂使用,毫无工作动力,表现怠惰。

  幸好,他得到惩教署工艺导师郑宇森的耐心指导,鼓励他要服从和认真工作,又细心教导他每个洗熨工序的技术,阿杰亦被工场的团队精神所感染而重拾动力,努力工作。

  人称“森哥”的郑宇森,已在惩教署任职18 年。他表示,不少所员起初会较为反叛,甚至有敌意和不合作的情绪。“我会视他们为后辈看待,而且时代转变了,他们的教育程度普遍提高,我跟他们沟通的方式也有所不同,要循循善诱。”

  惩教署总惩教主任王伟权亦表示,多年来见过很多工作勤奋的在囚人士。他语重心长地说:“只要他们能坚持这种工作态度,将来获释后,相信很多雇主都愿意聘请,帮助他们重投社会。”

洗心革面  积极装备

  壁屋监狱内的洗衣大楼,楼高四层,设备齐全。地下是上落货区,楼上各层设置大型运输带、体积庞大的洗衣机、干衣机、熨衣板等设备,规模与大型洗衣工场无异。

  阿杰和约300 名所员在工场工作,各有不同岗位,包括将衣物分类、操作洗衣机和把洗好的衣物逐件摺叠好。工场每天处理23,000 公斤衣物,供应医院管理局新界东联网五间公立医院之用。

  除了洗衣工作,阿杰还报读普通话、商品零售和文书处理等课程,积极装备自己,对于明年5 月获释后能重投社会工作,他充满信心。

职业训练  市场导向

  惩教署近年积极开办市场导向的职业训练课程,安排在囚人士参加建造业议会和职业训练局的中级工艺测试,考取认可资格。

  以大榄惩教所内的预制混凝土工场为例,工场产品广为市场采用,包括本港随处可见的街道名称牌、交通标志、行人路石壆和协助失明人士辨别方向的触感地砖。

  工场的工艺导师教导所员使用混凝土和各项倒模工序,又让他们操作叉式铲车和龙门架起重机搬运混凝土。这些训练有助他们更易和社会接轨,加强将来的就业能力。

  工场亦设有实验室,所员在督导下,从石壆和触感路砖等制成品中抽样,进行压力和磨擦力的测试,确保品质符合要求。事实上,惩教署辖下的三间洗熨工场和一间标志制造工场,已取得国际认可的ISO9001 品质管理系统认证,足见所员工作态度严谨。

  现时,该署的29 所监狱和惩教所共设有130 多个工场,提供职业训练。在囚人士于2011 年为社会提供市值超过四亿元的产品和服务,当中包括政府办公室傢俬、职员制服、皮革装备、医院衣物、口罩、玻璃纤维垃圾桶等,他们也为公共图书馆订装书籍,并为政府部门制造信封及提供印刷服务。

  根据规定,服刑时工作会获发工资,但工资不会作现金交收,必须将一成工资储起,余额会记账作购买小食、饮品、日用品和香烟等物品之用。直至储蓄达500 元后,就可自行决定储蓄比例,储蓄结余会待出狱时收取。

 

     
积极投入: 在囚人士阿杰(左)在惩教署工艺导师郑宇森的教导和鼓励下,积极投入洗衣工场的工作。


 
分工合作: 壁屋监狱内的洗衣大楼,规模跟一般大型洗衣工场无异,约有300 名所员工作,各有不同岗位。

 

 

大量生产: 大榄惩教所内的预制混凝土工场,生产市面上超过九成协助失明人士辨别方向的触感地砖。

 

品质监控: 工艺导师督导所员运用仪器,抽样测试触感路砖的品质。